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魅力镇街 > 正文

贺村:此“村”可贺,贺村镇小城市建设五年记

2016-02-14 10:14    来源:衢州新闻网 乡镇频道    打印


贺村,一个以村名镇的地方。
  贺村,一个被称作“巨龙科恐龙故乡”的地方。
  贺村,一个传统商贸高度繁荣的地方。
  从荒蛮的远古走来,贺村以一种强势的姿态独秀于浙闽赣交界处。
  这是一次历史性的巧合,贺村于2011年被列入浙江省首批27个小城市培育建设试点镇。那一年是国家“十二五规划”的开局之年。
  这是一段不平凡的历程,伴随着国际国内宏观形势的跌荡起伏,贺村五年负重前行,逆势成长。五年的拼搏,地区总产值从2010年的21.2亿元,增加到2015年的50.8亿元,固定资产投资额从15.2亿元,增加到40.6亿元,财政总收入从1.6亿元,增加到5.69亿元。
  五年实现“三个翻番”!这是一串耐人寻味的数据,这是一种让人刮目相看的发展速度。
  贺村逆势成长的样本意义在于,其价值不只囿于小城市建设试点层面,它对衢州“十三五”期间推进城镇化进程同样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。 

做加法

特色产业在创新中壮大 

产业是小城市建设的支柱,也是推进城镇化进程中的主要力量。过去五年,贺村镇从抓特色、调结构入手,通过做加法,使特色产业在创新中不断壮大。
  木门、消防、文体是贺村的三大支柱产业,也是江山市力推的特色产业,占了整个贺村工业总产值的八成以上。对整个江山市而言,贺村赢,则江山赢。而对贺村自身而言,三大产业兴,则贺村兴。
  试点之初,三大产业一路高歌猛进。但紧随其后的全球性经济持续下行和经济结构性调整,给该产业带来双重压力。如何破题?做创新加法!通过创新体制、创新科技、创新平台,打通特色产业突出重围的“任督二脉”。
  培育龙头企业。欧派门业是驰名中国的品牌,也是一家即将主板上市公司。扶持龙头企业做大做强,除了鼓励企业做量上的外延式扩张,还要做质的内涵式提升。2015年,企业全资收购在诸暨的日本大建公司,主产防火门窗,借此占领了一个高端市场。下一步在重庆开拓市场,在大西南再建一个生产基地。与此同时,计划再投资数亿元,扩大在贺村的生产基地。
  欧派“细胞式扩张”的理念,给贺村门业带来一次大洗牌。借助欧派的品牌影响力,吸引了20多家竹木企业为它提供产业链配套服务,低端产品分散到配套企业生产,公司基地主要生产高端产品。“1+X”的松散型合作关系,既整合了一大批低小散的竹木企业,又降低了企业内部的管理成本,产品结构层次清晰,品牌的市场覆盖率得到大幅提升。2015年,“欧派”创造了产值9亿多元、税收7200多万元的财富神话。
  无独有偶的还有金凯门业。借助省级特色工业设计基地,与浙江农林大学共建家居设计研发中心,吸引了15家专业设计公司入驻,开发木门系列产品80多款,为贺村木门产业注入创新活力。
  除此之外,像浙安银剑消防公司抓住产业链细分的机遇,术业专攻,专业做消防水带,一年生产800万米,产品供不应求。航宇文体用品有限公司通过技改,转向“机器换人”的智能化制造,生产中高端羽毛球产品,同时与50多家小散羽毛球加工点合作,盯紧低端市场。“两头统吃”让航宇稳坐国内外贸易市场的“钓鱼台”。
  创新是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动力。有一个数字足以让人联想到贺村的创业创新氛围有多浓厚:2015年,贺村镇域新增工业企业30家,新增规上企业6家。 

做减法

传统产业在转型中重生
  生猪养殖是贺村最大的传统产业。86万头生猪饲养量,占了江山市的一半。规模庞大的生猪养殖业,给当地农民带来丰厚收入的同时,也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承载压力,成为贺村环境治理的一个沉重包袱。
  2013年10月,衢州市吹响了“五水共治”的号角,整治养殖污染成了贺村刻不容缓的一项政治任务。
  坚守生态底线,重塑绿水青山,调高贺村颜值,传统产业走绿色转型发展之路,必须先铁腕整治做减法。于是,“五水共治”、“三改一拆”、“四边三化”、火灾隐患排查等一系列环境整治组合拳先后亮相。
  关停猪场2535户,减少生猪年饲养量60万头,拆除栏舍面积94.54万平方米,猪场保留率2.4%,境内8条溪流均由黑臭河摇身一变,提升到三类水标准。尤其是2015年生猪污染整治百日攻坚行动的圆满收官,治出了一批可下河游泳的河流,赢得了百姓的真心点赞。
  铁腕强势推进“三改一拆”工作。近两年来,贺村镇共实现拆违2490宗,依法依规处置1607宗,拆除面积达87万平方米,其中去年一年就实现拆违1489宗,拆除面积54.67万平方米。
  全区域火灾隐患大整治行动共排查500万产值以上企业114家,关停5家、示范7家、整治提升102家。组建25支助拆队,拆除影响消防通道的违章面积达4万多平方米。2015年贺村竹木加工行业火灾事故同比下降66.7%,损失下降54.6%。
  做减法是一个利益调整的痛苦过程,但也孕育着重生的希望。贺村以一种“老鹰重生”的勇气,在做减法的同时,走上了转型之路。
  耕读村原是远近闻名的水泥村、养猪村,粗放的生产生活方式,使得这里的生态无法承载污染之重。2013年开始,耕读村积极谋求与乡贤——贝林集团董事长郑积勤合作,开发湖塘水库,治理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,先后投资近亿元,治水造景,建成耕读农家、水上屋、茶室等一批乡村旅游配套设施,并带动村里20几户农家乐、民宿,不但彻底改变了耕读村的生态环境,而且成功创建了国家3A级旅游景区,并被评为省美丽宜居模范村、国家乡村休闲旅游示范村,年游客量突破20万人次。
  “耕读模式”仅仅是贺村传统产业走上转型重生之路的一个缩影。进一步扶持种粮大户扩大经营规模;鼓励关停的生猪养殖户转向“绿色”产业。江郎山种猪场转型后成立科皇农业科技有限公司,机械化养殖蛋鸡,一年时间,养殖规模发展到20万羽;利用猪场拆除后的土地引进生产葛饮料的红盖头食品有限公司,年产1.2亿听健康饮料畅销上海等大市场,并以此为龙头带动了一批退养户利用猪棚复垦种植葛根,每亩年收入可达4000元。 

解填空题

空间布局在整合中清晰 
  给你一张白纸,如何交出一幅满意的画?谋篇布局是关键。试点五年,贺村镇立足原有产业基础和各区块的区位特点,将产城融合、经营城市、规划管控、划分功能区、规划留白等理念融入小城市空间设计之中,大胆设置“填空题”。
  一边是川流不息的江山港,一边是车流繁忙的浙赣线。面对这样的空间制约,“江山中部工业新城”、“闽浙赣三省工贸宜居小城市”的宏大设想如何落地?
  2013年,贺村大胆提出了跳出江山港与浙赣铁路束缚,跨江向东发展,深度对接、融入莲华山工业园区的设想,大手笔规划江东新城。
  拉开了框架,留出了空白,如何补白?在4.7平方公里的规划范围内基础设施先行——600亩区块启动文教卫、公检法、金融,以及异地搬迁安置小区等一批拉动力、集聚力“双强”项目:投资8400万元的江山市第二人民医院落户,设计床位300张,是贺村、淤头卫生院现有床位数总量的一倍多;投资4750万元的贺村第二小学,占地55亩,可容纳36个班级近1700名师生;育仁职业卫校、贺村法庭均已选址供地,莲华山工业园区每年备有不少于1000亩的工业熟地,贺村集镇储备了1050亩集镇建设用地……
  随着18公里“快速通道”的建成,投资10多亿元的“娃哈哈饮料食品”等大项目落地,人才、土地、资金等要素的倾斜,贺村产业集聚、人口集中、功能集成、要素集约以及环境优化提升进一步提速。贺村镇党委书记张志军坦言:“跨江向东发展必须基础设施先行,才能实现产城联动共赢,同时反哺老城,改变低小散旧格局,进而实现产业与城市‘双升级’,让11万贺村人更多受益,这是小城市培育试点的要义。”
  试点工作的整体推进,整个贺村镇功能区的划分也逐渐清晰,乡村旅游带、工业平台、生活服务区一一呈现在规划蓝图上,生活进社区、生产进园区、交易进街区的功能划分进一步提升了贺村的城市品位。 

解选择题

资源要素在市场中优化
  尽管贺村拉开了发展的框架,并大胆留白,但如何让各种要素与各种逐利资本在这个有限的空间得到合理配置?这又是一道选择题,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、眼光和定力。
  “贺村不是缺项目,而是缺能对产业发展起拉动作用的高端项目。”张志军说,以竹木产业为例,低端、重复、不配套的项目不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,宁愿放弃也不要这个投资数据。近几年来,贺村镇以科技含量高、外向度高、产业配套紧密度高为标准,围绕产业招商,招商选资,重点投资偏向产业链高端、服务业、基础设施等一批与小城市发展规划相衔接的项目。
  红盖头葛饮料项目边上留有一块约30亩的空地,有多家木门企业很想出高价入驻。但经过项目前期的反复论证,发现产品低端,而且紧挨饮料企业,多少会产生一些污染,于是给予否决。目前正在与江苏的一家生产易拉罐企业商谈,引进项目。该项目一方面可填补衢州地区的产业空白,另一方面与红盖头葛饮料企业也能形成一种产业配套。
  “资源资金化、资金资本化、资本金融化,这对区域发展来说是一种趋势,也为贺村在小城市试点过程中,如何让有限资源发挥最大效益打开了一条崭新的思路。”张志军相告,占地287亩、建筑面积33万立方米的万人集聚区项目正在做项目前期,很有把握。“万事俱备,就等东风,在江东新区选择该项目落地,是想借此集聚人气,人气即财气。”张志军说。据了解,该项目创新采用了PPP融资模式,浙江建工集团投资18亿元,建成后可安置2800户近万下山脱贫、出库脱贫等异地搬迁人口和外来务工者。
  五年来,通过精做选择题,像健盛袜业、娃哈哈、时尚家居等一批具有高成长性的企业纷纷落地,电子商务、乡村旅游、公共服务等新兴产业兴起,产业结构进一步调优,支撑起贺村稳稳地站在一个新的时代起风口,逆势飞扬。 

找最大公约数

民生福祉在共享中提升
  “发展依靠人民,发展为了人民。”落实社保政策、改善民生事业、打造平安贺村,一件件掷地有声、以事实说话的实事写在贺村镇十一届五次会议的报告中。
  2015年,全镇共完成土地征收3029亩,土地租用1533.3亩,房屋拆迁309户、迁坟1900穴。江山城区至贺村莲华山工业园区快速通道50天内拆通。而与之相对应的是贺村镇全年没有集体上访、非访、恶性访,被评为2015年度衢州市平安示范乡镇、浙江省和谐劳动关系示范乡镇。
  这是一组值得深思的对比数据。利益调整的矛盾与区域发展的需要之间,贺村找到了一个最大公约数,让民生福祉在共享中提升,理顺了社会情绪。
  2015年,贺村镇完成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签约71000人,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率98.01%,办理被征地农民参保2768人,办结各项便民服务事项10507件,承诺服务时限内办结10475件,办结率99.7%。123户年均收低于4600元以下的农户全部实现脱贫。新增低保522户,完成33个村38户困难家庭的临时救助,救助金额达5.35万元,落实残疾人最低生活保障204人……
  管理制度的创新是让所有工作落到实处的关键。贺村镇探索镇机关干部“三张单”制度,即学习进步单、工作业绩单和群众满意单。每半年汇总一次,每年根据“三张单”的备案情况,进行总结评比。这种以实绩论英雄、抓平时促全年的管理模式,有效地推进了干部队伍的成长,让每个干部都努力成为“全科干部”。
  小城市框架的拉大,行政管理体制也同样成了一道瓶颈。贺村镇提出了“1+3”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设想,实现管理层级进一步下移。以贺村镇人民政府为核心,下设吴村、淤头、贺村三个办事处。由原先的一个层级管理45个村,变成每个片管理15个村,便于为百姓提供更加高效、贴近的政府服务。
  站在贺村镇区域规划图前,张志军描述着贺村的未来发展:花600多万元整治贺村镇内溪,引进江山港清流,形成一个内水循环;沿江山港规划一片湿地公园,打造“鹤村·水文化休闲带”;茹菇塘水库休闲养生养老基地项目、嘉凯城“城市客厅”等将采用新的融资模式,加快推进集镇基础设施建设……
  “不远的将来,贺村将不只是一个创造财富、挣钱致富的地方,而是一座宜生、宜居、宜创业的现代田园小城市。”张志军相告。 

记者手记:
  走进贺村镇政府大院,电子屏上滚动播放着一条标语:责任、拼搏、速度。极具动感和霸气。五年的艰难探索,贺村遇上了一个最坏的时代,宏观经济形势持续下行。但贺村也遇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,创新、转型等一股股汹涌澎湃的潮流接踵而至,倒逼着贺村必须不走寻常路。贺村在成长,干部的思维在成长,管理素养也在成长。“所有过去,都是序章。”此“村”可贺、可期、可待。


(本文来源:衢州新闻网 乡镇频道)

友情链接

柯城区:
石梁镇
信安街道
华墅乡
沟溪乡
九华乡
万田乡
府山街道
花园街道
荷花街道
衢江区:
上方镇
灰坪乡
杜泽镇
周家乡
双桥乡
太真乡
云溪乡
樟潭街道
浮石街道
高家镇
大洲镇
横路办事处
龙游县:
龙洲街道
东华街道
湖镇镇
横山镇
塔石镇
小南海镇
溪口镇
詹家镇
模环乡
石佛乡
社阳乡
罗家乡
庙下乡
江山市:
虎山街道
双塔街道
上余镇
四都镇
贺村镇
凤林镇
峡口镇
长台镇
石门镇
大桥镇
清湖镇
坛石镇
新塘边镇
常山县:
天马街道
紫港街道
金川街道
招贤镇
辉埠镇
芳村镇
球川镇
白石镇
青石镇
东案乡
同弓乡
新昌乡
大桥头乡
开化县:
华埠镇
苏庄镇
马金镇
村头镇
池淮镇
桐村镇
杨林镇
齐溪镇
林山乡
音坑乡
中村乡
长虹乡
何田乡
西区管委会:
白云街道
绿色产业集聚区:
黄家街道
新新街道
东港街道